关于三牛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包凡:抓住三个确定性机会新一批伟大公司正在当下孕育中

日期:2022-10-10类型:公司新闻

  包凡:抓住三个确定性机会新一批伟大公司正在当下孕育中过去一年是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国内外形势错综复杂,全球金融市场暗流涌动。在多重因素叠加之下,国内整个一级市场乃至资本市场都发生了一系列变化。在这种充满变化和不确定性的环境中,抓住一些可见的、确定的、顺应新的时代发展趋势的机会,则显得尤为重要。

  在刚刚结束的华兴资本2022年“一π即合·华兴π对”上,华兴资本集团董事长兼CEO包凡发表了题为“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寻找确定性的机会”的主题演讲。包凡从宏观到微观层面自上而下分享了当前我们所面临的内外部环境的变化以及变化之下的新趋势与新机遇。

  聚焦到私募股权行业,包凡从募投退三个维度分析了当下资本市场正在发生的深刻变革。面对行业周期性变化及市场的起伏波动,华兴坚持穿越周期的配置,2022年前三个季度IPO数量持续领跑,有7家被投企业接连上市。

  包凡认为,伴随大环境的剧烈变化,我们将迎来新的十年。而在未来十年,需要抓住三个确定性机会。与此同时,伴随新变局下创新势力的崛起,新的一批伟大公司也正在当下孕育之中。

  从我们做投资的角度来说,投资这件事就是在不确定当中找到确定性。我之前出国考察了三个月,和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思考。

  首先我觉得大家要意识到,我们正在经历的变化是一个很本质的底层的改变。过去10年我们碰到过周期性的风险,但是现在来看,这些风险都是茶杯里的风暴。我们现在想未来10年的事情,本质要从底层去考虑。

  第一,从外部环境来看,过去10年或者20年应该是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全球的产业链、供应链高度分工合作,而整个产业链的设计则是以效率为上。现在以及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面临的环境,则是从一体化走向区域化。

  第二,因为这样一个大环境的变化,整体市场、产业、能源的格局都将发生重构,而且底层的逻辑以安全自主为上,不简单是效率为上。另外,从内部环境角度,未来鉴于整个外部环境在发生重大变化,经济发展与安全稳定一定是并重的两件事情。

  第三,从投资角度我们除了看经济周期,实际上还要看货币周期,因为货币周期本质决定了资产价格。过去10年,我们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人类历史上低利率甚至于零利率,在欧洲是负利率的时代,所以资产价格是相当高。未来我们认为将出现结构性高通胀,同时长期来看利率也将回到正常水平。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从我们做投资角度来说,本质上就是要投资创新。过去10年,我们的创新以颠覆式的创新为主,主要聚焦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未来10年,我们认为会转为新能源、智能化等底层技术带来的渐进式创新。

  接下来我想从三个角度聚焦到我们所在的行业,一是募资端,二是投资端及资产端,三是退出端。我们来看这个市场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第一从募资的角度,如果以美元基金举例,我们观察到从2020年开始,已经产生了一些投资额与募资额“倒挂”的现象。2020年到现在,美元基金募资一共是3,500亿美金,但是投资实际上已经投了差不多2,000多亿美金。这2年多来,美元基金已经把他们募集的资金60%左右的弹药打了出去,这还是一个平均水平。考虑到今年仍有一些基金刚刚完成了较大额的募资,可以合理推测还有很多基金的剩余弹药比例还会更低。

  与此同时,我们需要看到,美元募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于地缘政治的影响,美元基金遭受了周期性的挑战。相对而言因受外部影响较小,中东和东南亚地区的主权基金对中国比较友好,而且历史上配置相对也比较低,或许将在未来国内的美元基金募资行为中成为重要的来源。

  从投资端来看,今年以来市场整体交易规模大幅萎缩。举个例子,2018年第二季度,整个市场的交易规模是850亿美金,到了今年只有接近300亿美金,单季度与18年相比下降了65%。

  同时由于一二级倒挂严重,整个市场都不得不尽可能投早投小,而市场平均的交易规模也在发生变化。2018年第三季度,平均交易规模是5,700万美金,到了2022年第二季度只有2,200万美金,项目交易规模下降了61%。

  我们这两年也做了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华兴投行团队牵头进行了定期的市场水温调研。这张图也是我们调研结果的一个直观呈现,现在能看到从2022年Q2来看,除了新能源、先进制造、半导体等几个赛道活跃度比较高之外,其他像2C、2B、医疗等各个赛道交易活跃度都普遍处于较低水平。

  华兴市场水温调研于2月底开始启动做了第一期,6月底做了第二期。在今天这样一个剧烈波动的市场环境,我们利用华兴投行FA侧充沛的项目流、广泛的投资机构触点和高频的投资人交互,做出了这样一个能反馈一级市场各个行业赛道实时情况的产品。我们争取把每一期产品都做的具有价值、且及时反馈给各位。

  最后我们来看退出端。用几个核心短语来概括,中国企业美股IPO之路仍然处于冻结状态,港股IPO的数量规模都大幅萎缩,而A股市场波动频频,退出端面临巨大的挑战。虽然最近我们看到了一些美国市场破冰的可能性,但我们整体觉得其中的不确定因素还是非常大,至少短期来看,境内外市场的IPO退出之路都面临着重重困难。

  不过过去以来,面对内外部诸多不确定性,华兴资本始终保持着“稳中求进”的主要业务基调,坚持穿越周期的配置,理性对待市场变化。秉着长期主义的理念与稳健的投资组合,我们华兴新经济基金在波动的资本市场中也展现出了极大的韧性,2022年前三个季度IPO数量持续领跑,有7家被投企业接连上市。

  我们说了很多的不确定性,那么我们到底能干点什么呢?总体来说我们觉得还是有三件事相对来说是比较确定的。

  第一,我们坚定认为创新技术对经济会产生深远影响。这里面要分一分,从供给端到需求端,未来10年最重大的创新机会到底在哪?我们认为真正的机会在于中国要完成一个工业现代化的过程。

  如果我们看中国,从供给侧,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完成了农业到制造业到数字经济的转型。但是在这过程中,我们直接跳过了一大步,这一大步是什么?工业现代化。纵观我们当前整个工业的发展水平,虽然大,但却是大而不强。特别在一些核心技术领域,例如半导体、新材料、生命科技、基础软件等,我们还要对国外技术高度依赖。

  鉴于现在内外环境发生的变化,从国家大的战略角度来说,我们需要极快地补齐这方面的能力,而这一部分的能力很大程度上就是我们未来的投资方向。我们看各个世界经济体的发展,只有完成了工业现代化的这一步,才能真正走出中等收入的陷阱。

  因此看向未来,新能源、芯片半导体等领域科技的革新必将驱动我国工业现代化的进程,从生产力本质上推动实体经济发展。而我们作为投资人,想通过投资底层的技术、服务跟产品,帮助加速整个中国工业现代化的进程。

  另一方面,从需求侧来看,智能驾驶、机器人、元宇宙等智能科技的不断进步和发展,将给2C端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前所未有的变化。我们认为未来10年也是数字智能技术对经济全面改造的10年,我们认为智能经济的时代一定到来。

  第二,比较确定是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重构。从国内大循环来看,应该主动应对未来经贸区域化的形势,关注粮食安全、能源安全、信创、国产替代、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重要性,实现自主可控,保障我国核心产业供应链的安全。从国内国际双循环来看,还应积极布局跨境出海战略,抓住东南亚、拉美、非洲等新兴市场,以及中东、欧洲等成熟市场的跨境经济贸易机会,推动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更深度融入全球经济。

  这个时代中国的行业龙头,应该有机会成为世界级的企业。为什么这么说?我感觉世界进入不同的体系,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体系就是新兴国家跟中国之间的链接。我们认为新兴市场跟中国未来的经济肯定会加强合作,甚至走向一定程度的一体化。而在这个经济体系里,我觉得中国的企业是能够扮演一个产业制高点的位置。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中国能够做成行业的龙头,未来在新兴市场为主的经济体里就能够做成一个世界级的企业,这也是我们希望企业家能够把握住的一个机会。

  第三点还是回到消费。各位做投资的可能也有个感受,过去一年当中,好像大家都不提消费这件事了,我觉得这个反应实际上是过激了。如果我们相信中国未来的发展,我们一定要投消费。为什么?中国有14亿的人口,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如果我们不投消费,坦率来说我觉得是错过一个巨大的机会。底层角度,中国会产生世界上最大的中产阶级,我觉得这是毋庸置疑的一件事。

  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肯定会带来巨大的机会。在未来十年,中国消费市场由年龄和地域两个维度将划分成更多细分市场,新中产、Z世代、银发等不同群体的消费需求将得到进一步的满足。总体来看,第一还是要继续投技术;第二要把握住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重构;第三,我们还是要坚持要投中国市场,坚持关注中国消费结构新的变化。

  另外,我想从另外一个视角来解释为什么我们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乐观。我们这张图其实列了一下中国私募股权市场的交易量,大家能看到从12年到14年属于起步期,14年到16年是增长期,从17年开始到20年是成熟期。拉长时间周期来看,整个中国的经济所对应的一级市场体量,已经相较于10年前从起步期跨过增长期站上了成熟期的台阶。近几年虽然有所波折,不至于会跌破第二阶段的均线。同时从资产的视角看,历史上的熊市周期往往伴随着伟大公司的成长,我们更有理由相信,新的一批伟大公司正在当下孕育中。

  最后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在国外走访了三个月,我们考察了东南亚的项目,中东的项目,我们越看国外的项目越觉得中国市场太好了。除了中国外,哪里去找一个14亿人口的市场,并且统一语言,统一货币,还有世界一流的基础设施。我们的老百姓603883)那么勤奋,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还保持永不言败的企业家精神。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要对中国的未来有信心,对我们的国运要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