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三牛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多家上市城农商行一二把手调整市场化招聘成主流趋势

日期:2022-10-11类型:公司新闻

  多家上市城农商行一二把手调整市场化招聘成主流趋势今年以来,多家中小银行高管发生调整。近日,港股上市银行晋商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行长张云飞的任职资格已获监管核准,而在此前,这一职位空缺近两年。据第一财经不完全统计,包括晋商银行在内,今年已有19家上市城农商行(包含A股和H股)的董事长或行长职位出现变动,如青岛银行002948)、青岛农商行、江苏银行600919)等。

  就新任领导而言,多数是从行内提拔,但也有部分是通过市场化渠道招聘而来。事实上,以公开的方式面向社会招聘高管人员正渐渐成为城农商行的趋势。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对记者表示,过去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高端人才选拔的范围往往较为狭窄,满足不了银行快速发展对高端人才的较高要求,应大力支持和推广中小银行高管市场化选聘,让公平、公开的市场化选聘成为中小银行选拔高管的主要方式。

  自前任行长唐一平于2020年12月辞任后,晋商银行行长一职长期空缺,直到最近终于落定。据晋商银行公告,该行董事会于6月28日审议通过委任张云飞为行长,随后经山西银保监局核准,张云飞担任该行行长的委任自9月30日生效。至此,晋商银行“一正三副”领导队伍形成。

  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晋商银行资产总额达3158.1亿元,较年初增长4.1%,其中贷款总额1746.1亿元,较年初增长12.1%;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5.7亿元,同比增0.3%;净利润9.7亿元,同比增10%。

  除了晋商银行外,今年以来,多家中小银行“一二把手”出现变动,包括青岛银行、青岛农商行、杭州银行600926)、重庆农商行、北京银行601169)、紫金银行601860)、宁波银行002142)、郑州银行002936)、江苏银行、南京银行601009)、浙江瑞丰银行、江西银行、九江银行、甘肃银行、泸州银行、哈尔滨银行、中原银行等19家,原因大多为工作变动、任期将近、到龄退休等。

  其中,9月是高管调整密集期,当月有四家银行高管发生变动,分别是郑州银行、厦门银行、江苏银行和杭州银行。具体来看,郑州银行行长申学清因达到退出现职年龄辞职,47岁农发行平顶山分行行长赵飞将任郑州银行行长。

  厦门银行董事长吴世群则因组织人事调整提出辞职,同时厦门银行公告称董事会已选举“70后”姚志萍为新任董事长。公开信息显示,今年5月,姚志萍已经担任厦门银行党委书记,兼任厦门金圆集团总经理。此前,姚志萍还担任厦门市金融监管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

  杭州银行于9月9日晚间公告了董事长辞任的消息。根据公告,该行董事长陈震山因组织调动原因,提出辞去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和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及公司其他职务。辞任后,陈震山将不再担任杭州银行任何职务。据悉,陈震山已被任命为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董事长,杭州银行董事会已委任该行副董事长、行长宋剑斌接任董事长一职,但该任职资格还需监管核准。

  江苏银行于9月末披露了《关于董事、行长辞职的公告》,称根据组织安排,季明申请辞去该行董事、行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季明于2015年任职该行行长,今年刚满60岁。在其任期内,江苏银行实现在上证所主板上市。

  同时,江苏银行发布的另一则公告显示,该行同意聘任葛仁余担任公司行长,并提名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葛仁余现年57岁,在银行业信息技术领域有着丰富的从业经历,曾担任江苏银行信息科技部总经理、首席信息官、副行长。

  前述一系列银行高管的变动备受市场关注,毕竟一二把手的调整一定程度上会影响银行战略发展。对此,一位银行业资深从业者对记者称,银行应建立起完善的公司治理机制,尽量减少董事长、行长更替对战略、业务发展的影响。

  “董事长和行长等核心岗位的变动,往往会带来后续战略和人事上的部分调整,长远的影响还有待市场检验。”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也称,不过银行董事长和行长等核心高管的变动,有组织人事调整、到期退休以及个人原因等,多数调整属于正常人事变动。银行业监管严格,制度相对完善、治理规范,在正常范围内的高管人员更迭,引入专业能力更强的人才,新陈代谢,对银行长远发展是有利的。

  从上述银行新任领导的任职经历来看,多家银行的新任董事长或行长为内部提拔,如晋商银行的新任行长张云飞、宁波银行的新任行长庄灵君等;也有部分来自地方监管部门,如北京银行新任董事长霍学文曾任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还有的则是通过公开市场进行选拔,如长沙银行601577)新任行长唐勇。

  相比内部提拔,近来以公开招聘形式组建新任高管层正变得越来越常见。今年以来,包括西安银行600928)、长沙银行、四川天府银行、张家口农商行在内的多家银行发布了招聘信息,岗位包括董事长、行长、副行长等,要求相关人员具备一定的工作经验,且偏向“年轻化”人才。

  如西安银行于9月下旬发布的公告称,面向社会公开选聘高级管理人员,涉及岗位有分管业务副行长2名、行长助理1名、首席信息官1名。其中,对于分管业务副行长和行长助理的要求,西安银行表示,要从事金融工作6年以上,或从事相关经济工作10年以上(其中从事金融工作5年以上);并且,累计担任过下列职务3年以上,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主要业务部门或一级分行中层正职(含相当职务)及以上职务,或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行主要业务部门或一级分行副职(含相当职务)及以上职务,或上市城市商业银行以及其他大型金融机构主要业务部门或一级分行(分公司)正职(含相当职务)及以上职务。

  “以往,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代表的中小银行高端人才选拔的范围较为狭窄,多为地方政府选派或内部提拔。地方政府选派的政府官员往往缺乏金融从业经历,而内部提拔范围较小,满足不了银行快速发展对高端人才的较高要求。”董希淼告诉记者,在此背景下,市场化公开选聘高管正在成为趋势。

  业内的共识也在于,开展市场化选聘,面向全国选拔从业经验丰富、综合素质较高的高级管理人员,正成为中小银行拓宽高管来源、优化管理团队的重要方式。董希淼建议称,未来应大力支持和推广中小银行高管市场化选聘,同时从内部适当提拔优秀员工,激励优秀员工成长。

  还有观点认为,无论是大型银行还是中小银行,都应建立起市场化的薪酬激励机制,加大对市场化选聘高管的激励。前述银行业资深从业者表示,薪酬激励机制应以市场化为导向,增强薪酬水平的市场竞争力;并结合具体业务条线、岗位以及区域的不同,优化有特色、差异化的薪酬体系。

  董希淼还称,对于银行而言,可加快引入和推广股权、期权等激励手段,丰富薪酬激励内容,将短期激励和长期激励结合起来,增强高管队伍的稳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