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三牛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何为“新型文化企业”

日期:2022-09-16类型:公司新闻

  何为“新型文化企业”9月4日,观众在服贸会首钢园区的文旅服务专题展区感受京东方8K裸眼3D屏幕。 新华社记者 金皓原 摄

  9月4日,观众在服贸会首钢园区的文旅服务专题展区体验沉浸式数字艺术空间。 新华社记者 韩旭 摄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实施文化产业数字化战略,加快发展新型文化企业、文化业态、文化消费模式。”新型文化企业,是首次出现在中的概念。该如何理解和看待新型文化企业呢?

  新型文化企业的本质是企业。在计划经济时期,“企业”与“事业单位”是通用词汇。改革开放之后,《辞海》(1978年版)将“企业”解释为“从事生产、流通或服务活动的独立核算经济单位”,区别于“事业单位”的解释“受国家机关领导,不实行经济核算的单位”。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国有企业步入“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我发展”阶段,民营企业得到快速发展,企业成为重要的市场主体。随着信息技术的普及应用和迭代升级,传统企业日趋微型化、去中心化、组织结构扁平化,虚拟企业、平台企业、社群组织、在线创业公司等新组织形式不断涌现。企业不再是市场主体的单一角色,而是以系统能力与客户连接、为社会服务的价值创造者。

  新型文化企业的核心是文化。文化企业的定义建立在文化产业的理解基础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文化产业界定为按照工业标准生产、储存以及分配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一系列文化活动。为应对疫情的影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22年初发布题为《重塑创意政策》的报告,呼吁保护文化产业的目标是确保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文化企业的生产经营对象是文化成果,主要形式是文化活动。由此,文化企业的定义应凸显文化的意义,是以文化为核心资源、以文化创意为核心能力、以文化价值创造为核心业务的企业组织。

  新型文化企业的表征是新型。新型的含义是指不同以往的类型。互联网时代造就了一批平台型企业,通过信息和内容的聚合与分发及其供给者、用户、商家的连接,利用“眼球效应”和“流量资源”获取经济租金,实现业务流程、商业模式、组织形态创新。但是,部分平台型企业由于市场支配地位和用户信息的使用不当、资源配置和利益分配不均衡等问题,不可能成为新型文化企业的典范。新型文化企业,不是单方面的标新立异,也不是市场垄断者,而是以数字化能力形成内容、产品、技术、服务、组织、管理集成创新优势,实现自身角色定位和发展方式创新的文化企业。

  新型文化企业是文化产业数字化发展的引领者。在工业时代盛行的科层组织结构,难以满足数字化时代对个体价值、自主管理、合作共赢的诉求,文化企业的组织架构需要增强与外部环境的适应性和包容性,与外部资源及利益相关者广泛与深度连接,促使文化企业建构或融入动态平衡、合作共赢的产业生态系统,实现产业生态系统各主体的价值共创。新型文化企业应当以数字化为核心能力,积极探索业务和组织变革,为亟待数字化转型的企业提供可参照的经验并发挥明显的带动作用,进而引领文化产业数字化发展。

  新型文化企业是文化价值创造的拓展者。新型文化企业应当率先垂范自觉践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利用数字化能力优势,连接文化资源的所有者、管理者、开发者、使用者、消费者,生成更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中国文化符号,创造更高质量、更加生动的内容产品和更有效率、更可持续的传播方式,打造文化新业态、新场景、新体验、新消费,满足高品质、多样化、个性化的精神文化需求,提升人们的文化获得感与文化幸福感,拓展文化价值创造的广度、深度、强度、精度、速度、效度,展现和释放中华民族的文化底蕴与创造活力。

  新型文化企业是文化产业生态系统的赋能者。文化产业生态系统是由禀赋各异但又相互依附的组织和个体构成的群落组织系统,能够赋予文化企业和从业者适宜的生态位,补给其短缺的人才、技术、信息、资金、服务资源。新型文化企业的角色不是供需交易的数字化中介平台,经营目标不是快收益和高垄断,而是依托数字化能力优势,在自身创新业务模式、改善经营效率的同时,承担“数字化服务商”的职责,积极对外输出数字化能力,创造更多数字化场景,将业务辐射到更多价值共创伙伴,推动价值共创伙伴之间建立开放、分享、协同、共赢的新型经济关系,赋能文化产业生态系统的有序运行和提质增效。

  协同共生的企业特性。面对数字时代前所未有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的发展环境,任何一家企业都难以独自应对和独立存在,企业与外部的共生发展、组织间及其与个体间的协同共生,凸显出价值优势。新型文化企业需要建立符合协同共生理念的企业战略、组织设计、业务模式,注重自身与外部的连接,增强组织韧性和业务弹性,实现与合作伙伴的资源共通、价值共创、利润共享、协同共生,创造更加优质和丰富的内容产品及服务,谋求在更加广阔的范围、更加互动的关联、更加开放的格局下获得整体价值最大化,从而造就更多合格的文化产业经营主体,共同推动文化创新和繁荣发展。

  与时俱进的企业能力。数字化时代的很多文化需求是创造出来的,甚至消费者自己都从未发现这些需求的存在,新型文化企业不应止步于满足需求的阶段,而应该积极地创造新需求。数字技术让企业更容易贴近、理解、连接消费者,为企业创造新需求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和可能性。新型文化企业通过数据的采集提取、智能分析、挖掘利用、流动互通、循环反馈,更新业务模式和流程管理,经由创意将文化资源转化为内容产品和服务,完成文化价值创造。在持续变化的数字环境中,新型文化企业必须保持敏锐的洞察力和高度适配环境变化的自我更新能力,形成数据资源高效利用及其创意转化的核心能力。

  长期主义的企业文化。数字化给予人们便捷、高效获取信息的同时,也让人们卷入了信息过载的洪流,专注度被损耗、难以预估的变化、不确定性加大,成为人们不得不与之长期相处的状态。而在不确定性中寻求稳定性,需要依赖笃定的信念和稳定的价值观,这就是长期主义的企业文化。长期主义的企业文化特征是开放、创新、分享、诚信、耐心,理性系统地思考未来,关注长期价值和社会价值,担当社会责任,注重企业与内部成员及外部合作伙伴共同学习和持续成长,产生能够穿越时间、超越危机的力量。新型文化企业不是朝三暮四、随波逐流的机会主义者,而应当是笃行日新、行稳致远的长期主义者,坚持不懈地做重要并且正确的事,彰显文化价值,呈现人性的善良与真诚,增进人类共同福祉,持续呼应社会与时代的需要,与不断进步的社会共生、共荣。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